被大連接納的一枚小膠囊標定了海參工業化的起點

轉載自《新商報》20181116A11-12

人物名片

邵俊杰

大連海晏堂生物有限公司董事長。1980年下鄉回城后任職于阜新礦務局。1987年, 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創業熱潮下海經商;1992年,來大連創業;1999年,組建大連海晏堂生物有限公司,開啟了大連乃至中國海參產業的工業時代;2003 年,在業內首家引進宇航凍干生產線,實現了中國海參加工從漁民時代科技時代的飛躍。曾獲評"大連十大優秀來連投資企業家"

        1990年,從阜新礦務局下海經商的邵俊杰花了十幾萬在阜新市中心購買和裝修了人生中第一套商品房。那時,曾經的礦務局同事們還賺著每個月六十多元的工資,而他的手里早已握著幾十萬存款。在三十多歲的年紀里,邵俊杰已經是穩穩的"人生贏家"

    如果沒有后來到大連創業,如果沒有在90年代末期的那張《大連日報》上看到一個把海參裝進膠囊里的專利技術,或許,邵俊杰的人生坐標將定位在阜新小城,而大連海參產業的工業化時代,也許不會早早地在世紀之交開啟……

    被鄉鎮企業下海的年輕人

        1980 年,下鄉回城到阜新礦務局上班的邵俊杰是很多人眼中的幸運兒。礦上待遇好,這誰都知道。那個年代,雖然改革開放的大潮已經開啟,當年在農村親眼見到包產到戶熱潮的邵俊杰也曾被農村熱氣騰騰的改革熱潮所激蕩,但是回到城市,能捧上礦務局的鐵飯碗,仍然是城里人向往的工作。

    由于工作積極主動,人又聰明,年輕的邵俊杰很快就成為阜新礦務局一個廠段的團總支書記,黨校學習、提干……二十幾歲的年齡,邵俊杰就成為別人眼中的青年才俊。

    因為工作原因,邵俊杰經常會接觸到一些鄉鎮企業。以前農民們種的地、養的雞鴨牛羊全是公家的,干好干壞都一個樣。但是改革開放的大潮在農村掀起了熱潮,地是自己的,養殖的牲口也是自己的,大隊或者公社里一些優秀的村干部帶頭干起了鄉鎮企業,企業干的好,大家都有錢分,農村里已經產生了萬元戶。邵俊杰說,或許他骨子里就有一種愛折騰的創業熱情,他經常會被農村里熱火朝天的創業激情所感染,激動到心潮澎湃。

        1987年,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輕礦務局干部邵俊杰跟領導遞交了辭職信,決定下海創業。這曾經讓他身邊的很多人深感不解那個時代城市里那些自己做生意、干小買賣的人,基本上還是被認為是那些在單位里混得不好,或是沒有文化找不到工作的人,有著大好前程的邵俊杰為啥要冒這個險呢?但邵俊杰卻明白:改革開放為中國經濟注入了巨大的活力,同時 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創業機遇,那個時代,真的處處存在商機。此時不創業,又更待何時呢?

    事實上,頭腦靈活又踏實勤奮的邵俊杰沒有讓自己失望。短短幾年時間,他就積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有了幾十萬元的存款。1990年,邵俊杰在阜新市最中心的地段買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連買房帶裝修,花了十幾萬元。他覺得,自己遇上了最好的時代。

    《大連日報》上找到的時代端口

    中國海參產業在世紀交界經歷了一次代際轉變。2000年以前,一口鍋,兩口缸曾是海參加工產業的主要形態,人們傳承著老祖宗留下來的工藝,用反復蒸煮、烘干、草木灰加工等方式來實現對海參的加工。而2000年以后,一家企業創造性地推出了一種叫做海參膠囊的產品,聲稱把海參裝進了膠囊里,自此,無論吃的人是否會發制海參,嘴一張一閉,就完成了海參的進補。這家企業,就是成立于1999年的大連海晏堂生物有限公司。把海參裝進膠囊之后,中國海參產業的深加工時代,也得以開啟。 

    邵俊杰就是海晏堂的創辦人。在阜新礦務局下海之后,邵俊杰經常往來大連聯系業務,也對這個城市充滿了好感:這里有山有海環境宜人,又是當時中國改革開放少數的幾個沿海開放城市,存在更多的投資機會,同時,這里還有眾多高校資源提供人才儲備。也正是帶著這樣的好感,1992年,愛折騰的邵俊杰又舉家來到大連,開啟新的創業之旅。

        1999年,邵俊杰在《大連日報》上注意到一項叫做把海參裝進膠囊的專利技術,他當時就眼前一亮。邵俊杰知道,海參是大連的特產,全國聞名,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海參要怎么吃。而在當時,海參還只是處于小作坊加工的時代,除了棒棰島一個品牌比較知名之外,其他絕大多數大連海參基本沒有品牌,一口鍋,兩口缸就是當時加工海參的真實寫照。就像小麥做成了面包或者漢堡才能有更廣闊的市場一樣,如果海參不能做成標準化的食品,那它還只能停留在農產品的概念上。邵俊杰敏銳地意識到,海參膠囊,是海參工業化、標準化的 一個渠道,大連海參要做成產業,必須要實現工業化。

    邵俊杰性格中果敢的一面再次顯現:他果斷地買斷專利,并迅速注冊企業,投入生產。告別了傳統工藝用大鍋煮海參,海晏堂的創造使得海參這個具有數億年生命軌跡的物種,從此進入了工廠化的加工時代。但這僅僅是個開始。2003年,海晏堂在業內首家引進宇航凍干生產線,實現了中國海參加工從漁民時代科技時代的飛躍。而伴隨著這一次又一次具有行業開創性的舉動,海晏堂這三個字,已經牢牢地印刻在中國海參的史記當中,也成為大連市民最為熟知的海參品牌之一。 

    企業與消費者應該是一種什么關系

    在中國海參產業,海晏堂有很多第一:第一個把海參裝進膠囊,第一個宇航凍干生產線,第一家把海參營養數據化,第一個在全國開海參連鎖專賣店……邵俊杰習慣用產業化的思維來解讀海參產業,向來如此。縝密的數據獲取和分析,也使得海晏堂多年來形成了關于海參產業發展趨勢的戰略思考,在他們看來,海參應該被歸類為營養滋補品的范疇,而這個市場無疑潛力巨大。 

        2008年,打造現代多元化滋補品系的營銷模式開始在公司決策層間謀劃,由海參養生擴展到整個中華養生的大氣魄開始顯現。次年,海晏堂推出純凈燕窩,然后是標準冬蟲夏草、地道人參。在邵俊杰看來,海參企業發展到今天,產品形態已高度同質化,誰能為消費者提供更為有效和專業的營養滋補信息,或將成為未來行業整合的關鍵因素之一。2009年,邵俊杰為海晏堂確定了企業宗旨您的健康是我們一生的事業,重點打造海參和燕窩為主,全球健康食材為輔的營養健康市場。

    很多人說海晏堂的名字很有文化感。《文苑英華》唐鄭錫《日中有王字賦》:河清海晏,時和歲豐。意指黃河水流澄清,大海風平浪靜。用以比喻天下太平。中國皇家園林圓明園中觀賞實用性建筑海晏堂之名也出于此。當初,邵俊杰決定把品牌定名為海晏堂,就是得名于此。

    這個有文化感的名字,似乎也昭示了海晏堂對海參文化的特殊使命。2005年,海晏堂創辦海參文化節,此后一直持續以此為載體持續推廣海參文化。全民吃海參,提高免疫力”“海參與養生等口號與話題的提出,讓海晏堂開始家喻戶曉的同時,也把大連特有的海參文化傳播到全國各地。2008年創辦《養生客》雜志,集結中國最優秀的海參科研專家、知名中醫、養生名人們的智慧,從單純養生食材的介紹,擴大到養生觀念的介紹。我們不去告訴消費者海晏堂比別人好的地方是什么,而會告訴對方,什么才是真正適合自己的養生產品。這樣,商家和消費者才能建立長期共贏的關系。邵俊杰說。

    在大連海參商會,作為副會長邵俊杰被大家親切地稱為政委,這位性格謙和、為人低調的老大哥,一直深受業界尊重。從開啟海參工業化時代,到漁民時代科技時代飛躍,再到推廣海參健康養生文化,邵俊杰帶著海晏堂走出的每一步,都堅實而有力。我是伴著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步伐走過來的一代人,這個時代,偉大而真實, 閃閃發光。邵俊杰說。記者孫霞

 

 

好运快3开奖